主页 > 资料中心 >

《夏洛特烦恼》片方诉影评人侵权案:批评自由还是文责自负

作者:七娃来源:体育网发布时间:2019-07-12 00:45点击:

【导读】 而文白的影评就从逻辑证明上而言,其仅列出部分相似、相同之处,就得出“全片抄袭”的结论,是存在问题的。

2015年10月,开心麻花出品的第一部电影《夏洛特烦恼》成为当年国庆档黑马,一举拿下超过14亿元票房。当月,影评人文白在自己的公号“影画志”上发表了一篇名为《炸裂!<夏洛特烦恼>居然全片抄袭了<教父>导演的旧作!》的文章,认为票房大热的电影《夏洛特烦恼》抄袭了好莱坞老片《佩姬苏要出嫁》,并列举出若干截图作为证明。

一个月后,北京开心麻花影业有限公司、新丽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及编剧彭安宇(笔名“彭大魔”)、闫非,认为这篇文章“构成了名誉侵权的主观恶意与客观行为”,将公众号“影画志”所有者杨文诉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,要求删除涉案文章、公开致歉并索赔各项损失221万余元。

该案审理历时三年多,法院的判决结果是影评人文白向原告赔礼道歉,并赔偿经济损失8万多元。

《夏洛特烦恼》海报

近年来,随着电影产业的不断壮大,电影评论和电影片方的“干戈”和“玉帛”都在不断升级,但涉及到官司层面的多半是去碰瓷豆瓣网这类,片方状告影评人并索赔巨款的比较罕见,而最后影评人败诉更是出乎意料,因此也引发了业内的一番“小震动”。

对于这样的结果,澎湃新闻联系上影评人文白时,他正参加单位年会。文白在官司结束后即返回广州,表示自己已经决定不再上述,希望生活尽快回归正轨。

与此同时,许多影评类自媒体力挺为文白发声,甚至发起众筹,对于这样的一个事件,许多同行们看到事件背后对自身“岌岌可危”的威胁,更怕从此发表个人意见会更加“畏首畏尾”。

文白的遭遇收到广泛的“支援”。1月17日下午2时,文白在影画志发表文章《感谢各位的帮助,无以为报》,文中表示“赞赏的金额已经八万了,已经足够支付赔偿费用了,在此谢谢各位,也请求大家不用再打赏了”。

输得很意外,但决定不再上诉

1月15日下午,文白在朋友圈发布状态称,“15年的官司,终于一审判决下来了,输了,很惨。但这三年多笼罩在头顶的阴影,总算让我看清了它的形状,据说二审改判的概率极低,那么,要不要上诉?”

同日,他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写下《官司输了,谢谢各位》的长文,叙述三年审判、五次开庭的过程和对自己生活造成的影响。

尽管这两天经过自家公众号和声援自媒体的不断发酵,文白获得了许多支持,但他再三考虑还是决定不再上诉。“三年多的时间,太难熬了,也是为了让家庭恢复平静吧。”眼下的文白对于案件,充满了疲惫。

早在2015年,开心麻花对文白提起诉讼时,这件案子就引发了不小的关注。当时开心麻花总裁刘洪涛发表长文力挺导演,“《夏洛特烦恼》的故事结构与许多穿越片相近,但这无!关!抄!袭!”该片是开心麻花的原创剧本,片方认为,“言论自由与诽谤有着清晰的法律边界”,并表示“我们不挑事,但也不怕事。我们将通过法律手段为自己讨回清白”。当时腾讯娱乐电影频道的主编曾剑则发文《穷,就不要写影评了》,他认为双方都没什么问题,被告杨文不是那种骨子里有恶意的人,影片导演彭大魔和闫非及出品方也是在维护他们的权益,但“整件事就是让人堵得慌”,“《夏洛》算是开了一个先河,而且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先河。影评不好看,就要法庭上见(即便是指责抄袭,这也终究是一篇影评)。那以后影评人和电影公司该是什么样的关系呢?”

网络上流传甚广的一篇《败诉影评人文白:我不后悔》中,能够看出文白是一个生性不喜热闹、交际,并且也不愿意太过出风头的人。过去三年里,除了刚成被告那会儿,文白并没有为自己寻找更有力的媒体支持发声,拒绝了多家媒体的采访。

在2015年接受新浪娱乐的采访时,他表示对结果乐观,但这件事的发生令他感到很沮丧。当时律师预计案件要持续半年以上,而这个官司一打就是三年。

[关闭窗口]

上一篇:请一起欣赏大型科教宣传片《以团之名》 下一篇:我在蔡徐坤身上捞了 100 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