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县总介绍 >

特朗普让4名女议员“滚出美国”,他其实也有外国血统

作者:七娃来源:体育网发布时间:2019-07-21 13:41点击:

【导读】 北美东部时间7月16日晚,由民主党人占多数的美国众议院通过了一项决议,谴责美国总统特朗普的“种族主义言论”

北美东部时间7月16日晚,由民主党人占多数的美国众议院通过了一项决议,谴责美国总统特朗普的“种族主义言论”。

让有色人种议员“滚出美国”

这件事的起因,是7月14日特朗普的一则推文。

在推文中,特朗普对四名美国国会议员——来自纽约州的奥卡西奥·科特兹、来自密歇根州的特莱布、来自马萨诸塞州的普莱斯利和来自明尼苏达州的奥马尔——屡屡抨击其政府所作所为大发雷霆,声称这些议员“理应滚回去修复她们支离破碎且犯罪猖獗的故国”。

这四位议员有鲜明的共性:都是少数族裔;都是民主党人;都是女性。

此言甫出,立即引发轩然大波,民主党人、少数族裔群体和女权团体齐声抨击,而共和党人则发出参差不齐的回应。雪上加霜的是,一天后特朗普非但未降低调门,反倒得意洋洋地宣称“我不过是说出了很多美国人想说而不敢说的话而已”。

正是在这种背景下,由民主党籍议长佩洛西亲自领衔,国会众院发起了针对性决议表决。佩洛西在决议提请发言中强调,这些“来自白宫的评论是‘可耻和恶心’的,是‘种族主义言论”。

表决结果自然也带有十足的党派色彩:表决结果是240票赞成,187票反对,其中全体民主党议员投了赞成票,而共和党议员中仅4人倒戈(且多是少数族裔)。众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并未敢公然辩称特朗普的言论“不带种族主义色彩”,只能指责民主党人“坏了国会规矩”、“用党派思维逻辑带节奏”。

让四名议员“滚”去哪里?

这四名被特朗普恶言怒骂的女议员都有“非美国血统”,但其中三人是出生在美国本土的。

普莱斯利是非洲裔,但她出生在辛辛那提,成长在芝加哥,她的父母甚至祖父母都说不清自己的祖先究竟来自非洲哪里;特莱布的父亲来自巴勒斯坦,但她本人出生在美国底特律;奥卡西奥·科特兹和特朗普一样出生于纽约的布朗克斯区,其祖籍地波多黎各,地位本就是美国的“自治邦”,是“政治地位特殊的美国公民”(不享有美国联邦选举的选举和被选举权);惟有奥马尔一人是以索马里难民身份移居美国,17岁时加入美国国籍的。

无论如何,她们如今都已是享有美国联邦选举完全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公民,特朗普却要她们“滚回去”。

如果“祖先有外国血统”就算“外国人”,那特朗普其实也是。他的祖父母弗里德里希和伊丽莎白·特朗普均出生于德国西南部小镇卡尔斯塔特。事实上,美国自独立以来的每一位总统都带有“外国血统”。

选举套路,前因后果

佩洛西在推特上指责特朗普“发表仇外言论,意在让美国分裂,其言行表明他自始至终想让美国恢复为一个白人国家”。

几名被攻讦的少数族裔女议员更是不依不饶:奥卡西奥·科特兹指责特朗普“向全世界吹嘘自己的白人至上主义”,而奥马尔则讥讽特朗普“之所以看不惯我们,是因为我们进入了国会,并始终反对你们充满仇恨逻辑的议事日程”。

部分分析家还罗列了特朗普的一系列种族主义和歧视女性“前科”,从为新纳粹“辩护”到对女性的不敬之词——但更多分析家指出,特朗普固然有这方面的情结倾向,但此次明知言行充满争议仍蓄意且一再“搓火”,说到底是选举战略的选择,一言以蔽之,就是“成心挑事”。

就在他大骂4名女议员的同一天,美国有关部门启动了曾经一再推迟的一项行动,在美国10个主要城市大规模逮捕并驱逐非法移民。而此前推迟行动的目的,则是想借此逼迫国会民主党人同意他在美墨边境“修墙”。这些行动无一例外是针对少数族裔和移民的。

多家美国媒体援引共和党消息人士指出,特朗普此举意在通过露骨甚至过火的、针对少数族裔和移民的激烈言论,巩固其基本票仓,从而争取2020年总统大选连选连任。

他所谓“很多美国人想说却不敢说”,正是其团队对选情的基本判断——那些“不敢说”的选民,会毫不犹豫地在明年投下特朗普一票,以免美国在换届后“不再那么白”,让自己的权益“被可恶的外人抢走”。

特朗普式战略成普遍战略

令人关注的是,这种“特朗普式选举战略”,似乎已成为共和党人在2020年美国选举年的普遍战略:共和党全国委员会(NRCC)日前针对众多民主党潜在竞争者,发出了铺天盖地充满个人侮辱性色彩的竞选攻势:众院情报委员会主席谢安达被称作“小丑”,退伍军人出身的纽约州国会议员罗斯被辱骂为“侏儒”和“社会主义失败者”,伊利诺伊州民主党人安德伍德被起了“假护士劳伦”的绰号(理由是安德伍德虽有护士学位却一直从事学术研究工作,没有担任过临床护士),而另一些民主党议员则被贴上了“反犹主义者”、“白左”之类的标签。

[关闭窗口]

上一篇:财经观察:中国经验助力芬兰移动支付企业拓展市场 下一篇:日本京都火灾已确认25人死亡,安倍发推文:痛心到难以言喻